电视占据了文化的中心,公众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都出现了危险的退步,这就是我希望说清楚的。如果把电视看做事在文字的基础上增加了几个维度,声音和画面。毕竟电视也是由剧本而来,决定电视的好坏取决于剧本内容的好坏,依然是文字本身。

也许大多数人对作者的论点带有误解,「电视让人变得愚蠢」并非作者的核心观点,电视机只是作者举出的一个例子,虽然这些例子有很多的偏见以及时代的隔阂。作者真正要论述的中心是书籍的前两章。

马歇尔·麦克卢汉有一句著名的警句:「媒介即信息」他认为,深入一种文化的最有效途径是了解这种文化中用于会话的工具。
和语言一样,每一种媒介都为思考、表达思想和抒发情感的方式提供了新的定位,从而创造出独特的话语符号。
它们更像是一种隐喻,用一种隐蔽但有力的暗示来定义现实世界

「媒介即隐喻,媒介即认知论」才是作者的核心观点所在,放在今天,作者可能会用微信和支付宝来举例。微信本身是一种媒介,这种媒介逐渐成为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方式,人们会误以为是个人都应该是用微信,是个商家都应该接入微信支付。人们在微信上所花的时间越长,这种影响就越深刻,以至于会有人逐渐认为「微信」就是互联网的入口。恰恰是微信、或者是支付宝,本身作为工具,作为聊天和支付的媒介,却逐渐成为了我们对世界认知的一部分。

不过除了前两章,作者后面几乎都是在举例说明自己的论点,有点像是 KK 在《科技想要什么》中,不断列举各种事例试图说服大众,而且这些事例放在今天来看已经过时很多了。今天的媒介是互联网,在互联网之上的微信、FaceBook、Google、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