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七点半离开公司,想着早点吃晚餐,回到家里再吃有点太晚,会影响睡眠。往常都是去世界之窗吃,今天也不例外,本没有特别的打算,先去星美乐买了份明天的早餐。正转身走的时候,看到味千拉面的招牌,也就去吃了晚餐。地铁上人倒不多,与平日里一样,还是有座位的,坐下来便开始玩《塞尔达传说》,一直到终点站回家。

地铁到终点站的时候也都有九点了,天上开始零零星星落下小雨,早上的时候看天气预报说今天可能有雨,但是概率较低,我向来认为天气预报仅供参考,不可全信,既然如此我还是带了伞。可这雨倒也真下不起来,我也就懒得拿伞出来。

路过百果园的时候进去买点香梨,百果园的水果向来分为 A 级和 B 级,香梨也不例外,从外观来看,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但价格却相差了一半,我之前没有注意到价格有这么大的差距,也都只是买 A 级的香梨,想着这次可以尝试下 B 级的,不知道味道上会有多大的差距。

到楼下取包裹,丰巢的机器前这了一对母子,那母亲说「怎么会没有快递呢,明明有短信提示」说完便领着儿子走了,没走多远丰巢的门便开了,大概是网络延迟造成的,我喊了两声你快递没拿,那母亲似乎没有听到,大概是我感冒喊不大声,便跟旁边的保安说了声,保安跑过去喊住母子拿了快递便走了。

我的快递是个木制的衣架,用来放待洗的衣服,有些没怎么穿的衣服也会挂起来,就不用像现在扔的满地都是。衣架组装倒是简单,相对于宜家的家具来说,但也如同宜家的家具一样,第一次安装总是鬼使神差的装反,总是要重来一遍,这一幕在安装宜家的衣柜和床的时候已经重复出现过好几次了。对此我是怎么也无法理解,这难道跟我是左撇子有关?还是设计师故意而为之的呢?

装好衣架没多久手机就提示该入睡了,那应该是九点半了。我本打算在十点前入睡,这样就可以早点醒来做点什么。上半年有段时间我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作息,晚上九点入睡,早上五点醒来,把原本应该晚上做的事情都转移到了早上。阅读的时候依然会打瞌睡,写代码也会写的不够清醒,但这似乎跟晚上的情形差不了多少,唯一的好处就是不会影响睡眠。我已经打算在睡觉前不要去看电子屏幕了,于是从书架上拿了一本 E.B.White 的书信集放在床头。

洗澡之前先洗个梨,尝试下所谓的 A 级与 B 级的区别,吃完一个感觉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差距,甚至我完全体会不到任何差距,这让我开始怀疑百果园是否在做 A/B 测试。拿同样的商品卖不同的价格,看客户是否愿意为「品质」而付出更高的价格。

洗完澡出来已经十点刚过,顺手就翻开了 E.B.White 的书信集,E.B.White 算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了,头一次在唐宁书店的推荐书单上看到这本书已经是三四年前了,那个时候中信大厦后街的唐宁还开着,隔三差五的周末总会去店里面看看。第一次去唐宁应该是在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不知道路,在中信的楼梯间徘徊了好几次才找到书店的入口,却不知道有另一个更好的入口在后街。

我很喜欢唐宁的推荐书单,每本书都是精心挑选过的,第一次看到 E.B.White 的是那本《重游缅湖》,一开始被封面的设计所吸引,后来终于在亚马逊买了这本书。但看完后却一点印象也没有,后来也就随手送人了,再后来接触到 New Yorker,看了几篇很喜欢的文章,而后又开始重新认识 E.B.White,而当我想要再次购买 E.B.White 的书籍时,发现所有的网店都买不到了,线下的书店也都没有,甚至不惜抛去香港的几间书店也都没有找到中文版。梭罗的书倒是不少中文版,而 E.B.White 却一本也没有。再后来在二手市场上淘到了三本 E.B.White,当中就包括现在的这本书信集。

仅仅看了序言和第一封信,时间也差不多十点半了,便关了灯睡觉,脑子里却一直想着别的事情,生怕自己睡不着,往往失眠的人都是如此,越是担心,担心的就越会发生。我开始想要做梦,有时候我会设定一些离奇的科幻故事,然后开始想象,但几乎从来没有成功过。想起来之前成功造梦,那种半睡半醒的状态,都是些不需要思考,似乎一些都已经在那里的故事,只要开始想,故事就会自己铺开,而你也只需要跳进去跟着故事走就好了。最开始会听到音乐和背景的声音,但是断断续续,和真实世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有时候又会在两个世界之间不断的来回切换,虽然想要快速进入梦的世界,但似乎又想要留在现实中不肯进去。

凌晨突然醒来,看了下手表三点半,于是又接着睡了过去,到六点的时候又醒来,发现设定的空调已经开了,房间的温度已经接近 26 摄氏度。洗漱完后煮了杯咖啡,今晚大抵也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