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dvark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累计了大量的活跃用户,或者说赚了很多钱,虽然说还是失败了。但是等等,它可是被 Google 5 千万刀的价格给收购了,所以怎么说也值得听听这个社会化搜索引擎的成功。根据 Aardvark 的创始人 Max Ventilla 和 Damon Horowitz 周五在旧金山的 Startup Lessons Learned 大会上所说,真正的秘诀是,他们意识到自己就要失败了。

「我很可能要失败了,所问题是我该怎么做才能增加成功的几率。不过更重要的是,万一真的失败了,怎样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当你没钱的时候,你真正要做的其实就是换一份工作。」Ventilla 这样描述他的思考过程。

「很多时候,一旦你出售了自己的企业,你可能觉得这就是命中注定了。但我们不这样认为」Ventilla 说。这样说也许是因为 Ventilla 以前就在 Google 工作过,而且 Horowitz 之前也创建过多家被收购的企业。不过现实却是 Aardvark 的创始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产品将会成为什么样,也不知道改如何去改造它。

Aardvark's abandoned product ideas

为了找到答案,他们尝试着让用户自己说出答案。在最初的六个月里,Aardvark 使用原型来展示想法,并把原型展示给 100-200 位用户,然后观察用户是否买账,如果用户不喜欢,他们就放弃这个想法(上图就是五个他们放弃的想法)。当他们发现社交问答是个好机会的时候,他们继续用户测试,而是直接让用户参与到创业中,在漫长的 30 个月里,每周有 6-12 位用户参与。

但 Aardvark 并没有按照正确的方法去设计产品。这项服务通过广泛的社交网络把用户的问题与相应的答案联系在一起,但是他们花了九个月的时间来把每一条信息关联起来,主要是因为网站极其复杂的分类信息,而且只能在后台去管理这些关系。

在此期间,Aardvark 招募了其核心成员,并且市值达到 750 万美元。事实上,Ventilla 说他们很容易就说服了投资人和未来的雇员 Aardvark 可以找出让自动让用户迁移到新产品的方法。

一旦 Aardvark 觉得方向没错的时候,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改进学习能力和工程效率,Ventilla 说。整个公司(当时有 30 个人)都在查看用户测试、反馈和衡量标准,并且每周都分开测试新功能。「只要你不缺钱,而且的第二个衍生产品足够好,你就会一骑绝尘」他争论道。Aardvark 同样会确保用户和顾问的建议被听取并且已经实施了。「作为一名企业家,你的一部分工作就是面对一连串的反对意见」Horowitz 说「如果你不对此心存感激,那就最好不要去创业。」

「从一开始这艘船就在下沉,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做如此多的事情,而且一旦有机会登上另一艘船,我们会毫不犹豫的去做。」Ventilla 讨论他的创业经验时说。或者如 Horowitz 所说「如果你没有别的办法,那就假设自己是错的,至少到最后你还是做对了一件事。」

原文链接:The Aardvark Theory of Product: Fake It Till You Make It
作者:Liz Gannes
翻译:Max Cheung